欢迎访问广州市凤凰彩票纸箱厂官网网站 !

13888999888

产品中心

PRODUCTS CENTER
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瓦楞纸箱 >

印刷日期揭开欠条之秘

发布时间:Mar 15, 2021        

  自认为有点小聪明的黄朝彩将一桩重大贪污土地款案件精心策划成民事纠纷。不过,检察官在侦查中发现了她一个致命疏漏。

  1995年2月,黄朝彩被任命为广西浦北县城乡房产开发公司某分公司的出纳。出纳就是管钱的差使,看着手中花花绿绿的人民币,黄朝彩心中痒啊,可是这些都是公款,拿不得。可她又实在不甘心,于是冥思苦想出一个“敛财绝招”——贪污!

  房产开发公司每年都开发很多宅基地,何不弄一两块?上任不到几个月时间,她在城南物色到一块宅基地,该地销售指导价格为5.5万余元。按规定,该宗土地出卖程序为:用户将购地款交黄朝彩,她开出税务不动产发票给用户,用户根据这张发票到相关部门办理入户手续。

  这次,黄朝彩给自己开票,但是只开票不拿钱。这还不算,为了保全自己,黄朝彩虚开的这张发票写上了她母亲的名字,并办理了过户手续。就这样,这块宅基地“名正言顺”归她了。

  “就算追查起来,那也是母亲的事,老太太这把年纪了,谁也不敢把她怎么样。”黄朝彩的算盘敲得响响的。

  虽然经过精心策划,但黄朝彩做贼心虚,生怕被他人觉察出来。不过几个月后,这种担心便被喜事冲走了。她被录用为国家干部。这是盼了几十年终于盼来的好事,她欣喜若狂:看来有关部门并没有察觉自己的问题。

  1997年12月18日黄朝彩如法炮制,以其丈夫的名字虚开一张面额为5.7万余元的销售不动产发票,将另一块宅基地据为己有。1998年3月份,在一宗土地交易过程中,她又收取了当事人好处费5000元。

  此时,黄朝彩反而不安了:自己差不多退休了,不能在这个环节有任何闪失啊!不过她又一想,此事只要自己不说别人就不知道,再说这两块地的相关手续是以母亲、丈夫的名字办理的,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往他们身上推!

  其实,早在2000年,浦北县检察院就曾对涉及房产开发公司的另一起案件展开过调查,黄朝彩也被办案人员传讯过。当时,她浑身直冒冷汗,不过她很幸运,侥幸逃过一劫。

  2004年下半年,浦北县检察院查处了该公司经理徐某职务犯罪问题。黄朝彩仍然心存侥幸,为了逃避法律制裁,她想出一个更加高明的“绝招”——以母亲、丈夫名义各打一张欠条。为了做得更真一些,她把欠条落款时间写为“2001年11月”。虚开发票不收钱,但有欠条,谁能把自己怎么样?

  黄朝彩想,有了这张欠条,就很难证明当事人具有非法占有这两块地的主观故意,案件就变成买卖关系。她这一招也够绝:自己给自己打欠条,需要时便拿出来,不需要时可以随时撕毁。她还真以为自己能把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中。

  被检察院传唤后,在讯问室里,黄朝彩小心翼翼地将欠条交给了办案人员。可办案人员好像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后,便把她认为是救命的欠条放在了一边。

  2004年9月16日,黄朝彩被刑事拘留,很快被批捕。今年5月8日浦北县检察院以黄朝彩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我没有罪!这个案子完全是检察院滥用职权插手民事经济纠纷,酿成的错案!”在法庭上黄朝彩有恃无恐,她认为欠条是她的“护身符”,谁也奈何不了她。她还不断指责检察官法律水平低:“购买两块地是事实,未付钱也是事实,但本案仅是买卖关系,公司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起诉我的母亲和丈夫将购地款讨回来,怎么说我贪污呢?”她声称,两块地是其母亲和丈夫在民法上的合法占有,但公诉机关将它等同于刑法上的非法占有,非常荒谬。

  此时,公诉人当庭拿出了那张欠条,一针见血地指出:“欠条是假的,写欠条的信笺是2003年印刷的,信笺右下角有注明。但是,欠条上的日期却是2001年11月,信笺还未印刷出来,欠条怎么先写上了?!”

  黄朝彩顿时傻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信笺居然标有印刷日期。令黄朝彩更想不到的是,其母亲否认购买过那块土地,其丈夫也证明两张发票一直是黄朝彩保管,并从家中找出来交给了办案人员。

  依据《刑法》有关规定,贪污罪的犯罪对象是公共财物,黄朝彩贪污土地款的行为同样构成贪污罪。

  2005年7月25日,法院一审判处黄朝彩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没收那两块土地。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诉。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Copyright © 2002-2021 凤凰彩票纸箱厂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13888999888
返回顶部